石化联合会会长李寿生:石油和化学工业要为中国式现代化作出奋发有为的新贡献

党的二十大首次提出了中国式现代化的理念,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又一理论创新,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征程的又一伟大实践,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率领中华民族对世界现代化发展的又一历史性贡献。

党的二十大深刻指出:“中国式现代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既有各国现代化的共同特征,更有基于自己国情的中国特色。”中国式现代化,是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是和平发展道路的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的宏伟蓝图和特色鲜明的实践内涵,给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面向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也为未来石油和化学工业向强国跨越明确了重点。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中国式现代化的战略指引下,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完全可以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石油和化学工业的强国新路,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也一定能够为中国式现代化建设作出奋发有为的新贡献。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有了长足的发展,已成为全球石油和化学工业大国。2010年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销售收入达到8.88万亿元,销售规模跃居世界第二位。其中,化学工业销售收入达到5.23万亿元,规模跃居世界第一位。中国化学工业销售收入占到全球化学工业销售收入的40%,销售总量超过美国、欧洲和日本的总和。2020年中国化学工业的销售收入达到6.57万亿元,占到全球化学工业销售收入的44.55%。但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在产业结构、技术创新、绿色低碳和优势企业等方面距离全球石油和化学工业强国仍有不小的差距。所以,在“十三五”规划中,我们提出了“向石油和化学工业强国跨越”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的提出,极大地激发了全行业跨越发展的热情,一股创新发展、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的春潮正在全行业上上下下奔腾涌动。

党的二十大提出的中国式现代化,给正在推进中的中国石油和化工行业的强国跨越增添了新的活力,注入了新的动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中国式现代化的统领下,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向强国跨越的脚步,必将跨上新的高度,跑出新的速度,展现新的作为。在中国式现代化建设中,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将全力在五个方面作出奋发有为的新贡献。

一是要站在创新发展的高端前沿。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要“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开辟发展新领域新赛道,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当今的世界,技术创新速度之快,颠覆力量之强,影响范围之广前所未有,创新正在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大未来。在以创新引领的全球经济新未来中,石油和化学工业的创新处于漩涡中心的位置。世界石油和化学工业的高端创新发展正在六个重点领域集聚。这六个重点领域是:能源新技术和新能源技术、化工新材料技术、绿色化学和循环经济技术、现代煤化工技术、农业化学品精准供给技术和生命科学技术,这六大领域创新的激烈竞争,将会绘就出全球石油和化学工业高端前沿创新的雄浑交响和绚丽画卷。在新时代的创新竞争中,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清楚地认识到,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化学工业第一大国,必然成为全球化学工业关注和竞争的焦点。当下“追随者的创新”已经成为过去,“引领者的创新”已经成为必然。全球石油和化学工业面向未来六大领域的高端创新,要求更高、难度更大、竞争更加激烈。在中国式现代化的发展中,全行业要以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为核心,加快“补短板”“强优势”,尽快提高面向未来的创新能力。因为面向未来的创新比拼命追赶竞争对手更富有挑战性,追随者喜欢走阻力最小的路,喜欢走最熟悉的路,而面向未来的挑战者喜欢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喜欢走机会最多的路。中国式现代化,必须要主动适应全球创新竞争的新趋势,自觉成为全球技术创新的引领者。

二是要走在绿色低碳发展的转型前列。绿色低碳发展是全球共同的呼唤,也是保护地球家园的共同责任。2020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大会上作出郑重承诺,中国要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这是一场任务艰巨、时间紧迫、要求极高的大仗、硬仗!绿色低碳发展,对石油和化学工业来讲,既是一场尖锐的挑战,更是一场重大的机遇。2020年,全行业能耗总量为6.85亿吨标准煤,位居中国工业部门第二位;全行业二氧化碳排放量为13.84亿吨,也是中国工业部门的排放大户。党的二十大指出,“协调推进降碳、减污、扩绿、增长,推进生态优先、节约集约、绿色低碳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内在要求。我们深刻认识到,实现绿色低碳发展,绝不是要求我们放慢发展,更不是要求我们停止发展,而是在绿色低碳前提下,实现更好更快的高质量发展。实现中国式现代化,是对我们全行业“发展是硬道理”能力的一个重大考验。化学工业有着从分子结构上改变物质的本领,绿色发展和二氧化碳的资源化利用,化学工业具有独特的优势。目前世界化工强国和著名跨国公司都在花大气力研究二氧化碳资源化利用的技术。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也正在全力研发二氧化碳资源利用的新技术。二氧化碳的物理利用、化学利用都取得了重大突破,特别是二氧化碳生物利用也传来颠覆性突破的好消息。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已经实现了利用二氧化碳生产淀粉的重大突破。清华大学在二氧化碳制绿色航空煤油领域也取得重大突破。在中国式现代化进程中,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一定要在品种结构、产品质量、品牌影响力等方面,实现全行业绿色发展和低碳发展的率先突破。

三是要成为安全保供的稳固基础。石油和化学工业肩负着保障中国能源安全、农业安全和基础原材料供应安全的艰巨使命和重大责任。在第二个百年奋进目标中,中国经济必将在机遇和挑战中全速驶向现代化强国的新未来,在风急浪高甚至惊涛骇浪的征程中,石油和化学工业必将承担起更高、更大、更艰巨的责任。在农业现代化进程中,除了化肥、农药的安全保供之外,种子技术的创新、农业化学品、饲料产品精准供给的创新,都面临着跨界组织、尖端突破的任务;在高端制造业发展的进程中,基础化工原材料的供给任务同样十分艰巨,也是我国实现制造强国,提升战略保障能力的关键基础。目前全球化工新材料正在向个性化、绿色化、复合化和多功能化的方向发展。化工新材料的创新日新月异,在金属材料、非金属材料、高分子材料、复合材料、生物医学材料、3D打印材料等方面都出现了大量的创新成果。当前,化工新材料已经成为各个国家和跨国公司抢占的一个制高点。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正在加强研发、创新组织、优化协调,加快形成中国高端制造的基础原材料供给保障新  优势。特别是在能源安全保障中,全行业一定要全面履行好“传统能源保供者”和“未来能源开拓者”的双重责任,积极、科学、稳妥地把握好传统能源和未来能源的交替过程,坚定、扎实地贯彻“先立后破”的原则,在中国能源的转型中,切实做到“立”的稳妥,“破”的有序,在一立一破、一先一后中,把能源安全的保障工作做到最科学、最安全、最稳妥。在中国式现代化的进程中,彰显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在安全保障、安全供给、安全生产方面的独特贡献。

四是要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一流企业。企业是市场竞争的主体,国家和国家的竞争集中体现在企业和企业竞争的水平上。现代化国家必须要有一批具有世界一流竞争力的企业。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指出,“加快建设一批产品卓越、品牌卓著、创新领先、治理现代的世界一流企业,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程中实现更大发展、发挥更大作用。”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充分体现了在中国式现代化的建设中培育市场竞争主体的极端重要性。目前全行业规模以上企业近3万家,但真正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屈指可数。在2021年全球化工50强的企业中,中国只有7家企业上榜。中国石化位居亚军、台塑集团(第6名)、中国石油(第13名)、恒力石化(第15名)、先正达(第26名)、万华化学(第29名)、荣盛石化(第42名)榜上有名。无论是全球化工50强,还是世界500强,入选企业都是按销售收入排序的。中国不少企业规模不小,但经济效益、经济效率指标差距较大。以2020年世界500强的中国化工企业与世界500强的化工企业横向比较,中国企业的平均销售利润率只有5.4%,而美国企业为10.5%;中国企业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9.8%,而美国企业为17%;中国石化行业人均销售收入最高的企业是中国海油为118.6万美元,而壳牌则是424.2万美元;人均利润最高的企业也是中国海油为7.6万美元,而壳牌和埃克森美孚都是19.1万美元。所以,在中国式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要依托我国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推进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在加快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格局中,加快培育一批具有过硬的、一流竞争能力的大型企业和企业集团,加快培育一批特色鲜明、优势突出的专精新特小巨人企业。

五是加快培育行业现代化的领军人才。党的二十大强调“实施更加积极、更加开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着力形成人才国际竞争的比较优势”。在中国式现代化建设中,在向石油和化学工业强国的跨越中,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人才是第一资源,人才是实现现代化的根本保证。在当前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在面向未来的中国式现代化建设中,我们行业急需加快培养和造就四大类中坚人才:

(一)行业战略管理人才。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不确定形势下,在全球石油和化学工业飞速发展的技术变革中,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急需培养一批高水平的战略管理人才。这批人才应该具有在未来尚未到来之前,就能准确判断行业未来变化趋势的能力。谁不能预测未来,谁就没有未来。这批人才应该具有世界的眼光、精通的业务、敏锐的思维、全局的把握和科学的判断能力,这是一批主动识变、科学应变、勇于求变的战略家,能够在错综复杂、瞬息万变的发展环境中,率领行业未雨绸缪、规划前景、指明方向、规避风险,使行业始终处于稳健经营、逆流前行,提前抵达彼岸的人。

(二)技术领军人才。石油和化学工业是技术密集型行业,在中国式现代化建设、在向石油和化学工业强国的跨越中,需要千千万万的各类人才,特别是不同专业、不同领域的技术领军人才。在中国民族化学工业崛起的历史中,我们清楚地看到了范旭东、吴蕴初、侯德榜等领军人才的极端重要性。技术领军人才的水平代表着一个行业的最高水平,技术领军人才的能力直接关乎着这个行业创新发展的能力和水平。当前,我们行业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技术领军人才还太少,急需培养一大批善于发现问题、敢于提出问题,又勇于而且能够解决问题的技术领军人才,尤其是青年科技人才,这是我们行业当前和未来必须要采取多种措施、多种方式、多种渠道、下大功夫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

(三)杰出企业家人才。企业行不行,关键看领头人;企业强不强,核心在领头羊。企业家是一个企业战略发展的最高决策者,是一个在千变万化的环境中,把握企业未来、找准企业定位、规划长远发展的主心骨和掌舵人。企业发展的好坏,同企业一把手的水平密切相关,企业一把手的正确远见、决策能力、团结和调动资源的能力和水平,是企业长远发展的关键。在市场经济发展的进程中,企业家始终是稀缺资源。在中国式现代化的探索中,企业家更是珍贵的稀缺资源。在向世界石油和化学工业强国的跨越中,我们行业迫切需要加快培育一批具有战略思维、战略决策、战略管理和具有实干精神的杰出企业家。我们行业要在新的形势下,为大批企业家的成长创造更为放手、更为宽松、更为支持的政策和舆论环境,使我们行业能够吸引和涌现出一大批杰出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家人才。

(四)大国工匠人才。石油和化学工业是一个多品种、多行业、多工艺、多领域的庞大行业,岗位众多、设备众多、技术类别众多,在这些一线工作岗位上,无论是工艺操作、设备维修、质量检验,还是仪器仪表维修,车间车、钳、铆、焊,都需要一大批基础知识扎实、专业技能过硬、工作作风朴实、甘于埋头苦干的大国工匠人才,这是我们行业和企业保持长期、稳定、安全和高效发展的重要保障和基础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届一中全会后会见中外记者时,充满深情地说:“今天的中国正意气风发迈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 这场征程,“惟其艰巨,所以伟大;惟其艰巨,更显荣光”。石油和化学工业将始终保持昂扬奋进的精神状态,在这场中国式现代化的进程中,加快向石油和化学工业强国跨越,为中国式现代化,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我们全行业奋发有为的新贡献!

(来源:中国化工报)


2022年11月27日

石化联合会会长李寿生:石油和化学工业要为中国式现代化作出奋发有为的新贡献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